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九百六十章 以彼之道

第九百六十章 以彼之道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李秋水淡淡一笑,脚尖轻点地面,身子拔地而起,别看对方攻势极强,可她清楚,只要再拖得一时半刻,缠龙香汇入全身血脉,危机自解。

就在这时,异变突起,原本飘逸闪躲的李秋水陡然身形一顿,紧接着竟是从空中一头栽倒,摔到地上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李秋水面色骇然,话未出口,天山童姥身形鬼魅般出现在身前,屈指一弹,将她全身穴道封住。

“我的内力……十香软筋散?不对,这是化功散!”身体被制住,李秋水吃惊多于害怕。

此刻的她丹田内力软绵无力,很像中了十香软筋散的症状,但仔细一感应,还有丝丝内力正在流失,赫然是比十香软筋散更为毒辣的化功散。

“嘿嘿,不错,是化功散。”天山童姥笑道。

李秋水登时俏脸煞白无比,“你竟然给我服化功散!”

天山童姥冷冷一笑,“呵,就只有你能算计我,我不能算计你么?更何况你也别装了,功力到了你我这等境界,化功散能起多大效果还很难说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……你递给我的那杯酒!”李秋水回想自从与天山童姥接触以来的整个过程,当想到她从对方手中接过酒杯那一幕时,立即反应过来,

随即苦笑一声,“不愧是我的好师姐,在我算计你的时候,你也算计了我,还真是心有灵犀呀。”

“原本我这一手只是防患于未然,没想到还真奏效了,”天山童姥眼中怒色一闪,“废话少说,不想死就交出解药。”

李秋水却是无奈的一翻白眼,“师姐,你是不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,缠龙香有解药么?”

天山童姥自是知道这一点,不过仍是试探道,“世上知道缠龙香的人屈指可数,你既然懂得配制,定然已研制出解药,你现在交出来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“师姐不要白费心机了,没有就是没有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”李秋水笑眯眯的说道。

“贱人!”天山童姥怒骂一声,心念急转,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,刚刚大战一场,缠龙香药力早已汇入五脏六腑,此刻药力逐渐发作,一波强于一波,不断冲击着她的心智。

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殿门处正与李秋水手下对峙的慕容复一眼,不知怎的,心里陡然窜起一股冲动,要不干脆就便宜他好了?

这念头一生,天山童姥登时吓了一跳,急忙将其掐灭,但没过一会儿,又冒了出来,而且呈不可遏制之势,迅速蔓延。

“咯咯,师姐,千万不要抗拒,否则你会很痛苦的。”李秋水观其神色变化,哪还猜不出她的状况,立即娇笑道。

她的声音轻柔妩媚,仿佛带着某种难以形容的蛊惑力,让人不自觉顺着她的话去做。

“搜魂大法!”天山童姥略一迷茫,很快便反应过来,狠狠瞪了李秋水一眼。

“唉,”李秋水颇为幽怨的叹了口气,“小妹也是心疼师姐青春虚度,芳华不再,才想促成这桩美事,以免师姐抱憾终身。”

“你这贱人,给我闭嘴!”天山童姥嘴上如此骂着,但心里已经不自觉的生出一些绮念,是啊,我这辈子究竟为了什么?我姿容绝世,凭什么要这样枯萎?无崖子寡情薄幸,我凭什么要为他守身如玉?

“师姐还犹豫什么,小妹也是为了你好啊,说不定以后你还要感谢我呢。”李秋水极擅察言观色,见天山童姥神色稍有松动,便立即趁热打铁。

“是吗!师伯快醒醒,别着了她的道。”就在这时,慕容复如同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在天山童姥耳旁响起。

天山童姥立即回过神来,想起方才心里萌生出的那些念头,不禁脸色更加红润了几分,忽的心中一动,似笑非笑的看向李秋水,“既然师妹如此念着师姐,做姐姐的,倒是应该回个礼。”

“你要干什么?”李秋水先是一愣,随即面色微变,眼前这个师姐疯狂起来,就连她也感到害怕。

“自然是…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。”天山童姥笑了笑,伸手一招,地上一个精致小壶立即飞了过来,正是先前李秋水用来斟酒的阴阳壶。

李秋水登时面色大变,这也是她自从穴道被制之后,一直担心的事情,所以才不惜使出搜魂大法,催发缠龙香发作,本来已经得逞,不料竟被慕容复给破坏了。

一时间,她心里将慕容复骂了个狗血喷头,“蠢材,无能,真不是男人……”

天山童姥掂了掂手中阴阳壶,随即五指轻握,砰的一响,小壶四分五裂,只留下一团酒水漂浮在空中。

“师姐,”李秋水登时再也顾不得其他,竟开口求饶起来,“小妹知道错了,其实这缠龙香是有解药的,你解开我穴道,我马上给你取来。”

天山童姥先是一怔,眼中冷色一闪,“来不及了!”

话音刚落,她左手在李秋水下巴处轻轻一捏,其嘴巴自动张开,随即右手屈指一弹,那混有缠龙香的酒水立即化成一条细流,注入李秋水口中。

做完这一系列动作,她又递出一掌,暗自李秋水胸口,青光迅速将其全身裹住,显然是嫌缠龙香药力发作太慢,助其快速化入血脉。

李秋水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绝,一时间,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慕容复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,“师伯,她不是……不是说有解药?”

“哼,你知道什么!”天山童姥一听慕容复声音,立即心神摇曳,但还是冷声呵斥一句,借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其实她心里清楚,且不说李秋水的话是真是假,此刻她体内缠龙香深入五脏六腑,即便真有解药,也无济于事了。

相比之下,李秋水倒是干脆得多,眼见形势无法逆转,当即出声道,“小家伙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

慕容复面色微变,想也不想的踏出凌波微步,朝殿门口冲去。

欢欢乐乐布下的剑阵仍在,殿门处剑气挥洒,密不透风,不过此刻他哪还顾得了这么多,宁愿拼着再次重伤,也不愿跟着两个老妖精有什么瓜葛。

“拦下他!”李秋水见状立即喝了一声,随即朝天山童姥飞快说道,“你还不快解开我穴道,难道你想失身给第二个男人不成?”

天山童姥咬了咬牙,终是无奈叹了口气,出手解开对方穴道。

慕容复裹挟着一层厚厚的真气护罩冲入剑阵中,但想象中的剑气侵体并未到来,定睛一看差点吐了口老血,原来这剑阵另有乾坤,根本不是表面上那么粗暴简陋。

只见众女进退有据,身形交叉变幻,密密麻麻的剑光编织成一层剑网,既不与慕容复硬碰硬,也不会让他轻易逃脱。

慕容复心念一横,双手迅速掐诀,登时间一股凌厉剑意冲天而起,阵中的剑光,乃至众女手中的长剑都隐隐有失控迹象,他赫然使出了荡剑术中以气驭剑的手段。

欢欢乐乐等人何曾遇到过这等神异情形,一时间都呆在了原地,错愕的看着慕容复,下一刻,嗤嗤嗤一阵,所有剑光散尽,长剑微微一颤,脱手飞出。

慕容复手中剑诀一变,长剑微一盘旋便飞到他身边,随即哐啷啷几声,纷纷落地。

做完这一切,慕容复脸色微微发白,这也是他没有一开始动用荡剑术的原因,以他现在的功力,实在太勉强了。

眼下缴了众女的兵器,剑阵也破了,慕容复自然不会多做停留,当即脚下生风,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便在这时,虚空中一阵轻柔笑声传来,紧接着一道白影闪过,“噗”的一声,慕容复生生被人从虚空中拉了出来,身形一个趔趄,退回殿门处。

李秋水同时现出身形,果然如天山童姥说的差不多,化功散也只是短时间内给她造成一些困扰,这么快便已强行压制了毒性,功力恢复自如。

慕容复脸色难看,正想说什么,身后陡然传来一丝轻微波动,他尚未来得及做出应对,只觉后腰一麻,便再也动弹不得,显然是殿中天山童姥出手了。

李秋水身形一晃,迅速来到慕容复身前,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回殿中,同时口中朝殿外众女吩咐道,“守好门口,任何人胆敢擅闯,杀无赦。”

“是!”众女应道。

殿中,慕容复看看天山童姥又看看李秋水,小心试探道,“二位师叔、师伯,你们不会想要弟子来解毒吧,这可使不得,万万使不得啊。”

天山童姥听他这话,登时又羞又怒,差点忍不住给他一巴掌,想她天山童姥何等心高气傲之人,今日竟被一个小家伙一再嫌弃,如果换做别人,又或是中毒之前,她早就一剑将对方杀了。

李秋水却是笑道,“小家伙,你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哦,我们姐妹哪里配不上你了?”

“师叔,这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事,二位是我的长辈,如果真做了那事,岂不是全乱套了,更何况你还是清露的奶奶,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?”慕容复据理力争。

“少废话,”李秋水俏脸破天荒一红,口中说道,“逍遥来,逍遥去,我们逍遥派本就逍遥随心,哪来这么多弯弯绕,现在两条路给你选,要么我杀了你,然后我们姐妹自杀,要么你就好好伺候我们姐妹吧。”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人在梦比:开局小说逢魔模板 漫威:我的超能力是运气好! 大秦:嬴政,求你别让儿子出宫了 抗战:火烧三千鬼子,老李成精了 影视:从急诊科开始超神 天下剑器:鹿野血 原神:从振刀无想之一刀开始 人在乔家:邻居竟然是乔一成 终级系列:疯了,你管这叫普通人 当埼玉参加天下第一武道大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