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月下花前

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月下花前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月上柳梢,凉风习习,陆家庄一片宁静祥和,慕容复左拐右拐,朝他住的小院行去,不知是不是周围环境的影响,他心情颇好,难得悠闲。

正走着,忽然,一阵婉转萧声传来,其声清丽,忽高忽低,忽轻忽响,低到极低之处,如同绵绵细雨,若有若无,虽极低极细,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,渐渐的几个盘旋之后,声音又大了起来,清脆短促,此起彼伏,犹如千军万马,疾风暴雨,一片肃杀怪戾之象。

慕容复为萧声所吸引,不知不觉的来到一片花团锦簇的小院中,此刻院中阁楼二层,一道清丽倩影对月而立,一双纤纤玉手握着一只翠绿长萧,玉指跳动,美妙的音节一个个传了出来。

忽然,萧声猛地一顿,万籁寂静,所有一切归于平静,随即一个娇柔中带着些许清冷的声音响起,“慕容公子未经主人家同意便擅闯他人住处,实非君子所为。”

这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程英。

慕容复混到今日,早就不知脸皮为何物,脚尖轻点地面,身子拔地而起,眨眼跃上二楼,缓缓飘落在程英身旁,望着这个水仙般的女子,心头不禁泛起一丝悸动。

程英被他这般大刺刺的盯着,晶莹的脸蛋上飘起一抹红云,急忙退后几步,“阁下请自重,我并没有请你进来。”

慕容复压下心里的不良念头,微微一笑,“程姑娘的萧声婉转动听,音节掌握恰到好处,妙到毫巅,以此萧技,天下能出其右者,不超一手之数,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他忽然闭嘴不言。

程英听他夸自己萧技,心里颇有些小得意,正暗自寻思怎么奚落一下他,好叫他知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不要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料他忽然一个转折,不由脱口问道,“不过什么?”

“姑娘的萧音似乎有些极端了,音低时凄凉哀婉,让人扼腕,音高时杀气重重,令人心惊,姑娘有什么心事吗?”

“哼,要你管。”程英不知想起了什么,脸颊微微一红,口中哼了一声,别过头去。

其实照她温和柔软的性子,断然不会如此发脾气的,只是在遇到慕容复后,不知怎的很容易情绪化,多年的修身养性完全成了泡影。

慕容复见她眼角有泪光闪烁,不由有些好奇,打趣道,“莫非是那黄老邪对你不好?对了,你不会是离家出走,跑出来的吧?”

一提起黄药师,程英瞪了他一眼,“休得胡言,师父如我再生父母,对我疼爱有加,怎会对我不好。”

慕容复笑了笑,“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是为了李莫愁吧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程英俏脸上闪过一丝讶然,她确实是在得知陆无双拜李莫愁为师后,心情复杂难言,才对月抚萧以此抒泄一二。

她自幼无父无母,在陆家庄长大,陆展元夫妇对她视如己出,她也早把他们当做亲生父母般看待,后来拜入黄药师门下,却得知陆展元夫妇死于李莫愁之手,多年来她拼命修炼只想找李莫愁报仇,温柔恬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深深的仇恨。

但今日她才从陆无双口中得知,当年陆展元夫妇并非死于李莫愁之手,而陆无双还拜了那个“大仇人”为师,多年的仇恨无处释放,心情之复杂难以想象。

慕容复并不知道程英的心事,只是从她的萧声中体会到一些她的心情,再联想当年之事,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,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怜悯,“当年的是非恩怨曲折离奇,谁也说不清楚谁对谁错,如果姑娘觉得无法释怀的话,不妨可以找我报仇,我就站在这,任你出手。”

此言一出,程英呆了一呆,随即摇摇头,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这是李莫愁的事,我就算要报仇也只会去找她,不会找你,更何况……她也不是仇人。”

说话的语气已经温许多,她到底还是一个善良女子。

慕容复却是说道,“李莫愁是我的弟子,她的债我这做师父的不还谁来还,而且姑娘似乎是在生我的气,正好一并出了吧。”

“哼!”想起慕容复这两天的做派,程英撇了撇嘴,“你想多了,我们萍水相逢,我怎会生陌生人的气。”

“是吗?”慕容复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“可是我却对姑娘情有独钟,想要你做我的女人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”

“你……”程英登时俏脸羞红,一手指着慕容复,恼怒道,“你这人怎的这般轻浮无礼!”

慕容复哈哈一笑,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有什么无礼不无礼的,我这人向来就是这么直接。”

说话间他陡然迈出一步,身形一晃,已到得程英近前,一股淡淡的幽香传入鼻中。

程英吓了一跳,脸色更是红得能滴出血来,她刚想后退,忽然眼前一黑,紧接着嘴唇上传来一股带着些许温度的滑腻触感。

“天哪!”程英美目瞪得老大,她不可置信的望着那张俊逸的脸庞,自己的初吻竟然……竟然就这样被他夺走了,这个人她才认识两天,甚至谈不上熟悉,只知道他是自己师侄的意中人,表妹的师祖,“大仇人”李莫愁的师尊。

程英呆滞了大约有三个呼吸的工夫,“啵”的一下,慕容复松开她的嘴,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皮,“味道不错。”

程英回过神来,既羞且怒,刹那间,心底一股积压不知多久的戾气窜将出来,直上眉心,她手中玉箫滴溜溜一转,扬手便朝慕容复咽喉刺去。

慕容复一手负在身后,一手闪电般探出,犹如一柄笔直的剑刺了过去。

嗤的一响,剑指点在玉箫上,程英登觉手臂一麻,差点拿捏不住。

但此刻的她明显没有什么理智可言,空出的一手陡然递出,屈指连弹三下,三道劲气激射而出,破空之声异常响亮。

“呵呵,你这弹指神通倒是练得不错,手法精微,力道强劲,确实深得黄老邪真传。”慕容复一面不慌不忙的连点三下一阳指,将对方三道劲力化去,一面笑着点评道。

“哼!”程英冷哼一声,并不回话,手腕一翻,玉箫如同弯曲了一般,奇异绕过慕容复的剑指,点向他肩井穴,其实不是玉箫真的弯了,而是力道过于精妙,角度十分刁钻,才会引起的错觉。

当然了,她这招数在慕容复眼里就差远了,根本起不到丝毫作用,他至少有十种方法轻易化解,不过他既然有心让对方发泄,自然不会那么快结束,肩头微微一晃,身子便往后拉开一个身位,口中含笑说道,“既然程姑娘有此雅兴,我便陪你切磋一二。”

程英一招打在空处,正是心气不顺之时,听到这话更是急了眼,一招“山外清音”疾攻过去,不知是不是怒到极点的原因,原本潇洒飘逸的玉箫剑法在她手中几近变了形,看上去凶狠乖戾,凌厉狠辣。

慕容复后退闪躲的同时,伸手招来一截花枝,手腕轻抖,便当做长剑使了出来。

“铮铮铮”一阵疾响,二人辗转腾挪,劲气挥洒,青光激荡,剑光点点。

程英不愧是黄药师精心**出来的弟子,弹指神通、玉箫剑法、落英神剑等绝学信手拈来,精微奥妙,潇洒俊雅,武功之高,只怕在黄药师所有弟子中也排在前列,如果内力再精纯深厚一些,可直追黄蓉。

渐渐的,二人已不满足阁楼上的狭窄地方,转战到了花圃中,无数花瓣随风飘飞,剑来时如落英缤纷,剑去处若春兰葳蕤,端的是丰姿端丽,美不胜收,好似二人不是在生死相搏,而是双剑和鸣,翩然起舞。

程英的心情渐渐为这意境所感染,已经完全平复下来,心神沉浸在剑招之中,已然忘记自己的初心是想教训慕容复,剑招中少了狠辣凶戾,恢复其俊逸潇洒的本性。

终于,近三百招过去,程英内力即将告罄,一招凤曲长鸣刺向慕容复胸口,这一招她并不是想取慕容复性命,只想有个结束而已,事实上冷静下来的她早就明白过来,自己远不是这个男子的对手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慕容复竟然将手中花枝一扔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程英悚然一惊,但此时招式已老,哪里变得过来,心急之下她只能尽力偏转剑尖,同时口中娇喝道,“快躲开!”

慕容复怔怔望着她,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笑容。

“噗”的一声,长剑没入身体,从他肋下刺穿过去。

“你……你干什么!”程英登时手足无措,隐约还有那么一丝气急败坏。

慕容复苦笑一声,深情款款的望着她,“无论如何,这一剑算是我替莫愁还你的,我不希望你活在仇恨中,还是永远无法报的仇,你是冰清玉洁的善良女子,不该有……”

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,我哪有什么仇恨,快让我看看你的……咦!”程英打断他的话,一边说着,一边上前检查他的伤势,却忽然惊咦一声,“你怎么没有流血?”

她忽然发现,这么长时间过去,慕容复身上竟然没有半点血迹流出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漫威:我的超能力是运气好! 大秦:嬴政,求你别让儿子出宫了 抗战:火烧三千鬼子,老李成精了 影视:从急诊科开始超神 天下剑器:鹿野血 原神:从振刀无想之一刀开始 人在乔家:邻居竟然是乔一成 终级系列:疯了,你管这叫普通人 当埼玉参加天下第一武道大会 网球:快人一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