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类型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一千二百章 仪琳入魔

第一千二百章 仪琳入魔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至于田伯光,慕容复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此人或许对仪琳有些心思,但如今仪琳人都已经是他的了,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,当然了,如果这小子不死心的话,他不介意随手将其料理掉。

周围议论声越来越不堪,定静无奈,定逸大怒,狠狠瞪了不戒和尚一眼,“我恒山派的事要你多管!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,休得在此搅扰不休,损我恒山清誉。”

仪琳脸色微微发白,情急之下说道,“你们快点走吧,我的事不要你们管。”

不戒和尚可以不理会定逸、定静,但对仪琳却不敢有半分违逆,只得说道,“那……那好吧,我远远的看着,如果你有危险……”

“别说了,快走吧!”仪琳打断道。

“哎,好、好吧!”不戒和尚只得转身离开,临走前还朝台上林平之看了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光芒,警告意味十分明显。

田伯光屁颠屁颠的跟着他,又被不戒和尚瞪了一眼,“你是恒山弟子,跟着我做什么!”

田伯光立即明白过来,不戒和尚的意思是要他留下保护仪琳,他当然乐意,于是厚着脸皮跟恒山弟子挤在一个席位上。

仪琳松了口气,快步走上封禅台,微微一礼,“劳烦林师兄久等。”

林平之面无表情,嘴中淡淡回道,“这位师妹不用多礼,请出招。”

“哦。”仪琳抽出长剑,摆了个恒山剑法的起手式,“师兄请。”

林平之也不客气,提起长剑划了个半圆,斜斜刺了出去。

“咦,果真是恒山剑法,师姐,你看……”定逸见此忍不住惊呼一声,她虽然认不出这招叫什么名字,但浸淫恒山剑法多年的她一眼就看出,林平之所用招数与恒山派一脉相承,个中精髓真意甚至尤胜现有的恒山剑法几分。

定静也为之动容,目光隐晦的朝岳不群所在方位看了一眼,默然不语。

林平之所使的正是华山思过崖秘洞中所刻招数,仪琳脸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,急忙挥剑格开,长剑一抖,绕身划了个圆,只守不攻。

众人见二人拆了几招甚是平和,均觉无聊,这也难怪,先前鲁连荣、玉磬子等人出手无不是剑光激射,气剑纵横,争斗极其激烈,但到了恒山派对垒时,却软绵绵的,自然会形成落差。

也就只有岳不群、左冷禅等各派掌门凝神观看二人比斗,他们知道恒山剑法以圆转为形,以绵密见长,每一招剑法中都隐含阴柔之力,与人对敌之时,往往十招中有九招都是守势,只有一招才乘虚突袭。

别看二人招数中规中矩,软绵绵的,实际上锋芒暗蓄,于极为平凡的招式中隐藏杀机,正是恒山派剑法要诀“绵里藏针”,恒山派份属佛门弟子,这要诀理念亦源自佛家因果报应、业缘自作、善恶由心之意。

便如暗藏钢针的一团棉絮,旁人倘若不加触犯,棉絮轻柔温软,于人无害,但若用力捏,棉絮中所藏钢针便刺入手掌,刺入的深浅,并非决于钢针,而决于手掌上使力的大小,使力小则受伤轻,使力大则受伤重。

仪琳无心争胜,只是依师伯的话,将自身所学施展一遍,即便偶尔有机会反击,她也不出手,而林平之虽然有把握在十几招内击败仪琳,但今日他出的风头已经够大了,多少要给恒山派留点面子,此外对方还是一个清纯善良的小姑娘,他也不忍下重手。

照这般打下去,最多百招,仪琳便会败下阵来,但不知为何,渐渐的,她身体越来越热,体内真气由初时的涓涓细流变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河,涨得经脉生疼。

仪琳招式也因此而变,不再是轻柔无力,每一剑刺出都蕴含着磅礴真力,招数还带着恒山剑法的影子,却脱离了其中真髓,宛若风驰电掣,迅雷疾驰,忽然“铛”的一声大响,二人长剑相交,林平之手臂一麻,腾腾腾被震退数步。

他有些恼怒的看了仪琳一眼,先前还觉得这小尼姑小家碧玉,楚楚可怜,纯洁得像一杯水,没想到她竟突施杀手,杀招一招接一招,最让他震惊的是对方的内力,竟跟他相差不远,他有种被人耍弄的感觉。

仪琳隐隐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,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她越是这般,林平之越是恼火,口中哼了一声,身形一步迈出,长剑一连划了几圈,剑光旋转而出,顷刻将仪琳围了个密不透风,这是恒山剑法中极少见的主动出击招数。

仪琳心有愧意,却也不会束手待毙,身形滴溜溜一转,登时大片大片的剑光自身上倾泻而出,竟以蛮力化解林平之的攻势,紧接着她鬼使神差的,反手一剑挥出,一道凌厉无比的剑光朝林平之斩去。

二人争斗由平和到激烈只不过在刹那之间,场中群雄看得目瞪口呆,先前那些觉得无聊而昏昏欲睡的人纷纷大感后悔。

各派掌门脸上也都一副意外之色,心中暗骂定静狡猾,仪琳表面上柔柔弱弱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没想到心机如此深沉,不说她的剑法造诣,就这身内力,比起鲁连荣、玉玑子等人都不差了,甚至犹有过之。

其实这却是他们冤枉定静了,定静知道仪琳得了什么机缘内功大进,但也没想到会精进如此之多,此时的她同样也震惊莫名。

“师姐,这孩子是怎么回事,莫非走火入魔了?”定逸心中疑惑,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。

“演,你们继续演,哼,倒是没看出来,出家人也这么狡猾。”左冷禅和岳不群等人心中均是如此想道。

定静回过神来,苦笑着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,但愿这孩子别误入歧途。”

人群中的不戒和尚却是看出仪琳的异样,情急之下竟一步跨上封禅台,意欲出手分开二人,但就在这时,斜刺里一道劲风袭来,他“百忙”之中瞥了一眼,不由面色大变,只见一个白蒙蒙的大手印一把朝他抓来。

他还没来得及出招化解,便觉身子一轻,砰的一声摔在地上,屁股砸得生疼。

“胜负未分之前,任何人不得干扰比斗,否则休怪本公子出手无情!”慕容复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
众人心头一震,均是骇然不已,再看林平之二人的比斗时,似乎也没先前那般绚丽了。

“慕容公子,这女尼怕是练功出了什么岔子,依贫道看,不如暂且中止比斗,待弄清缘由之后再行决定,可别因此害了一条活生生的性命。”冲虚道长犹豫了下,朝慕容复说道。

“先看看再说。”慕容复嘴中回了一句,眼珠一转不转的盯着仪琳,说实话,他也不清楚仪琳为何会有这般变化,二人双修后,仪琳功力确实有一定程度的增长,可也还没到会迷失心性、走火入魔的程度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尽管如此,慕容复仍然决定看看再说,因为他心里又泛起了另一种想法,林平之似乎不大老实,若能扶持仪琳上位,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丫头太老实善良了点。

场中二人争斗愈发激烈,身形变幻,剑光挥洒,好不令人头晕目眩,仪琳似乎已经完全失去理智,根本不顾及自身安危,所用招式无不是破釜沉舟、以伤换伤的打法。

而林平之虽然武功比她高了不少,却不敢像她那般疯狂,颇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,只得避其锋芒,竭力守住周身,伺机反击。

终于慕容复也看不下去了,朝玄澄问道,“大师可有什么法子?”

玄澄大师虽然跟他不对付,但人命关天,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使绊子,思索了下说道,“她是佛门弟子,心经或许有用。”

慕容复闻言嘴唇微动,一缕缕异样波动自他唇下传出,同时仪琳耳边响起一个恍如晨钟暮鼓般的声音,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……”

仪琳身形一顿,眼低闪过一丝清明,仿佛雨过天晴,身上气质随之一变,少了几分乖戾,多了几分柔和,嘴中不自觉的念起了“心经”。

而原本被逼得连连后退的林平之见此良机,竟是毫不犹豫的出手反击,攻势如狂风暴雨,连绵不绝。

众人见小尼姑忽然停下,均觉莫名其妙,可下一刻,林平之那凌厉狠辣的招式已到得她面前,顿时心生不忍,一颗心都提了起来,这样一个可人的小尼姑,若是就此香消玉殒,岂非天妒红颜,令人惋惜。

台下不戒和尚睚眦欲裂,正欲不顾一切的出手,就在这时,慕容复冷哼一声,“住手!”

话音未落,他探手凌空一抓,林平之前方风云变色,凭空凝聚出一只大手印,一把将仪琳捞走,林平之必杀的一剑斩在了空处。

众人见此不禁大松一口气,但下一刻却是面露古怪之色。

“谢天谢地,谢天谢地,佛祖,我这次是真心感谢你,等这次回去,我一定多烧点高香给你。”刚刚跃上封禅台的不戒和尚呆了一呆,紧接着便是狂喜,竟直接跪地叩拜起来,嘴中一个劲的胡言乱语。

biquge96.com
最新小说: 漫威:我的超能力是运气好! 大秦:嬴政,求你别让儿子出宫了 抗战:火烧三千鬼子,老李成精了 影视:从急诊科开始超神 天下剑器:鹿野血 原神:从振刀无想之一刀开始 人在乔家:邻居竟然是乔一成 终级系列:疯了,你管这叫普通人 当埼玉参加天下第一武道大会 网球:快人一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