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打压大牛(1 / 1)

帅哥美女才能记住本站域名哦,biquge96.com

但很快他的心又吊了起来,顾惊棠百步穿杨,他还没有跑出安全距离。

于是大牛又焦虑起来,脚不敢停继续狂奔。

第二支羽箭转眼而至,擦着他的左脚脚踝过去,血流如注。

随后第三第四个纷纷擦着他的左手右手过去。

而大牛已经跑了百步远。

手脚都痛!但他不敢停。

就在他以为总算射完的时候,一支羽箭擦在他的脖子过去,这次划得口子最大,鲜血瞬间喷出。

大牛心中憋着的那口气瞬间如同皮球被扎爆一样噗得破了,腿一软坐在地上。

看向身上的口子,他这才发现五道口子逐渐加深,血液流出来的量也逐渐加大。

这根本就不是射偏!而是故意的!顾惊棠的箭术已经高超到如此地步了吗!

而这时,顾惊棠的脚步声也已经近在他身边,大牛忍不住浑身颤抖。

抬起头,对上顾惊棠清冷的眼。

“我没准备杀你,五道口子是对你的警告,如果再敢对我的家人下手,我保证斩断这五道伤口所在之处。”

顾惊棠的声音如常,可大牛却只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只冲脑门。

“不敢了,不敢了,看在我们也算认识的份上,求求你饶我这一次。”

大牛匍匐在地,也顾不上擦伤口里渗出来的血,浑身颤抖。

没有人回应。

等他抬起头的时候,顾惊棠已经离开了。

大牛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这才发现刚才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。

顾惊棠回到小院的时候,院子里满是一股奇特的香味,闻起来似乎还带着几分香甜 ,不由得有些好奇。

韩梦莹正带着三宝洗手,见他进来,笑了笑走过来,帮他提猎物,“今天收获很多啊!”

“今天运气比较好遇到几只野鸭子,还有一头野猪,几只野鸡。”顾惊棠垂眸看着她语气淡淡。

韩梦莹抬头看他,两人目光刚好对上,见顾惊棠的样子,似乎有话要问她。

估计是听到李大婶带人来找茬的消息。

“今天李大婶来家里了一趟,我们把她赶跑了,没有事儿,你听谁说的,本来因为是一件小事,怕你担心我本来没准备说。”

“大牛,我已经警告过他了。”顾惊棠轻声道,看上去表情很平静。

警告过他?韩梦莹心里没来由得一跳,但看着顾惊棠倒是很淡定的样子,应该是有好好谈过,毕竟他现在还没有魔化。

“那就好,走吧吃饭吧,今天做了新菜式。”韩梦莹说着扯了扯他的袖子,拉着他直接去了厨房。

三宝正围坐在桌子上看着中间摆着的奇怪大饼,时不时地伸手戳戳饼边,看上去格外好奇。

韩梦莹和顾惊棠入座,这才将饼撕开,一人放两块。

“这是披萨,试试看好不好吃。”

“披萨?”铁柱先咬了一口,顿时被披萨的口感给惊艳到了,饼皮脆脆的,上面还铺了一层稀奇古怪的东西,软软的,格外的香醇,似乎还有股奶香味,混合着里面的玉米青椒以及鸡肉粒,感觉满口的满足。

“哇,真的好吃!狗蛋你不吃吗?给我吃。”铁柱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狗蛋盘子里的,伸出铁爪就要去拿。

“抱歉,不行。”狗蛋一只手迅速抵住铁柱凑过来的脑袋,然后也顾不上形象,顾不上试探,直接把披萨往嘴里塞,一块咬一口。

铁柱看他紧张的样子,笑了笑,顺手帮二丫掰起披萨来。

顾惊棠看着本来还乖巧懂事的孩子闹做一团,眼中也闪过一丝暖意,也咬了一口,瞬间被奇怪却格外新鲜的口感给惊艳了一把。

“真不错。”顾惊棠轻声赞了一句,韩梦莹看他们都喜欢,笑着掰了半块饼丢给一旁眼睛都要看绿的黑龙,这才道:“既然好吃那都得吃完,上面一层都是灵草,有滋补灵力的作用。”

顾惊棠微微点头,“嗯,难怪感觉灵力增强了不少。”

韩梦莹虽然也觉得丹田的确有灵力波动,但也没预料到效果这么好,一吃就见效。

连忙兴奋道:“真的?是感觉到丹田有种力量在运转吗?那尝试一下,将那种力量凝结在手心上。”

看着她惊喜的目光,顾惊棠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,将手缓缓地放在灵珠上,果然看见本来暗淡的灵珠突然闪现出一层极淡的灵光。

淡的有些发白的蓝色。

韩梦莹简直想要直接蹦起来,“吃灵草真的有用!我要再跟刘员外多要一些,再吃一点你就能再上一层了!”

顾惊棠点点头,“我明天和二宝他们家一起去,你在家等着就好,我将狐皮卖完换点棉衣,现在离冬天也不远了,还得换点米面。”

“嗯。”韩梦莹应下来,本来她想跟着去的,但是现在顾惊棠的灵力有所上升,除了多吃一些灵草争取提高以外,还得学一下招式,不然进了城遇到危险都难以应对。

吃完饭后,顾惊棠去砍柴烧水,韩梦莹洗完碗筷后,又给三宝洗完澡,这才去看书。

这次的章节是化形,即将灵力凝结在手心,然后再化作需要的形状,增强修炼者的攻击性。

油灯下,韩梦莹看的格外的出神,又经过了许久的尝试,最终生成了刺球一般的模样。

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,韩梦莹熄了灯出了厨房,却听见院子里的动静。

一时间本来还浓重的睡意一下子消散不少,韩梦莹放轻脚步走了过去,只见院子里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院子里挥剑。

似乎是因为黑龙剑是历任魔主所佩的宝剑,即使黑龙臣服,但化为剑时的剑气却还是有不小的力量。

即使顾惊棠的力量在普通人里是佼佼者,但面对有着王气的黑龙剑,还是很费力,没一会儿便已经喘着粗气。

“谁?”顾惊棠似乎感觉到有外人的存在。

韩梦莹轻声应道:“我。”

说罢从柱子后面绕了出来,走到顾惊棠的身边。

dingjiqiangzhe.com
最新小说: 重生之谋离 侯门贵妾 盗墓:豢养黑蛇,化为上古神龙 归藏守夜人 全球县令:开局获得狗头铡 快穿:大佬她又抢了反派剧本 清穿:咸鱼福晋的自我修养 鬼妃只追星,不追夫 黑化后,宠妃教你三年出墙五年养鱼 东京悠闲教师